专访中国“击剑之父“:击剑普及应从大学校园开始

2019年6月26日

  昨日,世界击剑冠军赛第三站的竞赛在浑南体育训练基地的击剑馆里酣战正酣。有位老者站在赛场边,每位路过他的运动员、熬炼员都毕恭毕敬。一打听,原来这位老者竟然是中国首位击剑奥运冠军栾菊杰的熬炼文国刚。作为曾经中国击剑队的总熬炼,文国刚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带领中国击剑起步生长。

  2001年退休后,文国刚去了美国,在哈佛大学的击剑俱乐部当熬炼,他带领的哈佛大学男女花剑队年年获得世界竞赛的冠军。“美国的击剑名目很提高,一个竞赛能有5000人自发参加。很多小孩子都是五岁就起头练击剑,年龄段也分得很细”,文老说,他带的哈佛大学的学生们有的一天只睡四五个小时也能天天对峙练2个小时的剑。

  2010年回国后,文老对海内的击剑环境也有了解,如何能让击剑名目在中国更为提高呢?文老认为只要在大学把击剑生长起来,这个名目就有前途了,文老补充说,“大学校园能让击剑的提高速度更快,并不是说每个学校都需求生长击剑,但应该在一些大学中有这个名目”。

  很多老百姓认为击剑名目过于贵族,然而据记者了解,目前全套的国产击剑设备价格3000元以内就可以买到,并且相对羽毛球、乒乓球等名目,击剑的器材使用期要长很多。文老感叹中国击剑近年的生长,“北京如今已经有了超过一万名会员的击剑俱乐部,这恐怕是世界上会员最多的了,我听说沈阳如今已经有好几家击剑俱乐部了,也起头有更多的击剑迷”。 记者 王冠楠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udiiil.com

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